中新網福建新聞正文

記憶是陣陣花香——由“福州茉莉花與茶文化系統”看農業文化遺產保護

  上個月,全球重要農業文化遺產大會在浙江省青田縣舉辦。國家主席習近平向大會致賀信。他強調,人類在歷史長河中創造了璀璨的農耕文明,保護農業文化遺產是人類共同的責任。

  截至目前,我省共有“福州茉莉花與茶文化系統”等3項全球重要農業文化遺產(與浙江省并列全國第一)及5項中國重要農業文化遺產。

  盡管同屬聯合國相關機構認定的遺產,但全球重要農業文化遺產遠不如世界自然遺產、世界文化遺產等那樣廣為人知。農業文化遺產保護,是一個值得深究的時代課題。

  尋問花香何時起

  8月,福州帝封江畔的200多畝茉莉花田里,花農們戴著斗笠,挎著魚簍,小心翼翼地采擷枝丫上的花蕾。它們須在日暮前趕抵附近的加工廠,與翹首以待的茶葉會合。

  這是福州最具代表性的茉莉花產地,也是本土龍頭茶企春倫集團的原料基地。置身花香,32歲的春倫集團副總裁傅曉萍饒有興致地講起福州茉莉花茶的歷史淵源。

  茉莉花是佛教四大圣花之一。早在2200年前,茉莉就從國外隨佛教傳入東南佛國福州,福州漸成茉莉之都。

  茉莉花與茶的結合,則始于宋朝。當時,隨著香療的普及,中醫對茶及茉莉花的保健作用有了充分認識,茉莉花茶的制作技藝由此在福州應運而生。

  “閩邊江口是奴家,君若閑時來吃茶。土墻木扇青瓦屋,門前一田茉莉花!币皇坠旁缑裰{,道盡茉莉花茶昔日盛景。京中達官貴人,不乏茉莉花茶發燒友。清末五口通商后,外國商人在福州南臺島廣設洋行,茉莉花茶更是得以暢銷歐美與南洋。

  傅曉萍出身于茉莉花茶世家。早在清文宗咸豐八年(1858年),傅曉萍的祖先便在福州南郊城門一帶開始制作茉莉花茶,到她這兒已是第七代。

  茉莉花香,自然成了傅曉萍童年最熟悉的味道!叭斓能岳蚧ㄏ阕顬闈庥!备禃云蓟貞浀,小時候,自己總要跟著父母,跑到花田里玩耍。久而久之,她也摸清了采花的門道:“開花的不能采,沒開的要憑經驗判斷能否在當晚開花。采摘必須在一天中最熱的午間進行。太早,露水未消,影響花香;太遲,趕不上夜間窨制!

  所謂窨制,就是將花和茶混合,用茶坯吸附花香,再重新將茶和花分離的過程。這也是福州茉莉花茶“只聞花香不見花”的奧秘所在。

  “傳統茉莉花茶采用精制綠茶做茶坯,1斤綠茶配8兩茉莉花,一次窨制要持續12小時以上,全程須精準掌握配花量、花開放度、溫度、水分、時間等要素!备禃云颊f,一杯地道的福州茉莉花茶,至少要經歷4次窨制,最好的茉莉花茶甚至需要9次窨制。

  個中辛苦,可想而知!靶r候,我半夜醒來,父母都不在邊上。爸爸在加工廠里熬夜窨茶,媽媽則在廚房煮面,等待爸爸回家!备禃云颊f。

  茉莉花茶,濃縮著世代傳承的技藝與文化,蘊含著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智慧,為萬千農民提供了生計來源。2013年,“福州茉莉花種植與茶文化系統”成為首批中國重要農業文化遺產之一;次年,“福州茉莉花與茶文化系統”又晉升為我省首項全球重要農業文化遺產。

  “農業文化遺產”這一概念的出現,源自社會各界對現代農業的反思。

  “工業革命推動了現代農業發展,但也帶來了土地退化、環境污染、生物多樣性喪失、傳統技術與農耕文化凋敗等危機!鄙显碌,中國農學會農業文化遺產分會主任委員閔慶文在首屆全球農遺·安溪鐵觀音茶文化系統保護與發展論壇上介紹,為此,2002年,聯合國糧農組織發起了全球重要農業文化遺產保護倡議。我國是該倡議的積極響應者,并于2012年率先開展國家級農業文化遺產發掘與保護工作,至今已認定138項中國重要農業文化遺產。

  除了“福州茉莉花種植與茶文化系統”,我省還有“尤溪聯合梯田”“安溪鐵觀音茶文化系統”“福鼎白茶文化系統”“松溪竹蔗栽培系統”等4項中國重要農業文化遺產。其中,“尤溪聯合梯田”(作為“中國南方山地稻作梯田系統”4個子項目之一)與“安溪鐵觀音茶文化系統”分別于2018年和今年入選全球重要農業文化遺產陣列。

  按照官方定義,農業文化遺產指“農村與其所處環境長期協同進化和動態適應下所形成的獨特的土地利用系統和農業景觀”。這種系統與景觀,必須“具有豐富的生物多樣性”“可以滿足當地經濟社會與文化發展的需要”“有利于促進區域可持續發展”。

  “傳統農業在數千年的發展歷程中,表現出應對氣候變化、有害生物侵擾以及社會動蕩的強大彈性。先人們在人口壓力與自然資源有限條件下,探索出協調人與自然關系的發展方案,是一種不自覺的傳統生態農業!敝袊r學會農業文化遺產分會顧問駱世明認為,保護農業文化遺產,目的就是“讓傳統農業智慧為未來所用”。

  奈何花香漸淡去

  在傅曉萍記憶中,福州曾“千家萬戶遍植茉莉,婦孺白首皆焙香茶”。一到夏天,花香四溢,“孩子們放學后,常自己采點花,5毛錢一袋賣了買糖吃”。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福州茉莉花茶的黃金時代,全市擁有10萬畝茉莉花種植基地、1000多家加工企業,茉莉花茶產量占全國60%以上的份額。

  上世紀90年代中后期開始,福州茉莉花種植最為集中的城門、臚雷、建新、上街、青口等地,花田大量被征用,取而代之的是商業住宅與廠房。傅曉萍記憶中的花香,開始變淡。

  令她尤為心痛的是,福州在茉莉花茶產業中的老大哥地位逐漸被取代。數據顯示,2020年全國茉莉花種植面積為19.36萬畝,其中,廣西橫縣與四川犍為種植面積分別達12萬畝和5.2萬畝,福州僅1.8萬畝,屈居第三。

  “越來越多的福州茉莉花茶企業選擇外遷,將基地建在廣西橫縣!备禃云继寡,相較于福州,廣西的茉莉花原料供應更為充足,成本也更低,“8月5日的報價顯示,廣西橫縣茉莉花田間收購價是每斤12元,福州則達到36元”。

  行業競品,同樣帶來沖擊。

  “相比紅茶、巖茶等風頭正盛的茶類,茉莉花茶似乎處于‘茶葉鄙視鏈’的底端,在年輕消費者中缺乏足夠的認同,逐漸淪為小眾茶品!备禃云挤治稣f。

  相較于福州茉莉花茶,尤溪聯合梯田的境遇一度更加不容樂觀。

  這片位于尤溪縣聯合鎮的萬畝梯田,是中國歷史最為悠久的古梯田群之一。1300多年前,大量移民涌入尤溪,在垂直落差近700米的山地上開墾,創造了“森林—竹林—村莊—梯田—梯田村莊復合—河流”的循環立體生產系統,這也成為觀察漢民族農耕文明的重要窗口。然而,農村勞動力流失、傳統農業效益低下,加劇了土地拋荒的風險。

  64歲的種糧大戶李時運,是土生土長的聯合人,長期在該鎮東邊村種糧食!奥摵咸萏锶啃拗谏狡轮,大部分田塊寬度不超過1.5米。除了少部分田塊可以使用微耕機外,其他全靠肩挑背扛,生產成本自然也就更高了!彼燥@無奈地說。

  為了控制成本,除了翻田與插秧有雇工,其他環節李時運都要親力親為。隨著年歲漸長,他的糧食種植面積逐年減少。今年,他的中稻種植面積已從去年的30畝減少到18畝。

  更多的年輕人選擇離開故土。當地統計數據顯示,尤溪聯合梯田核心區所涉及的5個村共有4788人,僅293人是長期耕作的種糧戶。這293人中,有59%是60周歲以上的老人。

  田租的變化,可以說明問題。李時運說,早年在村里流轉土地,還需要挑著稻谷充田租,“出產100斤稻谷,30斤用來充當田租”;如今,大部分田塊已經相當于“白送”了。

  期待花香更濃郁

  2015年,具有海外留學背景的傅曉萍回到福州。作為茉莉花茶技藝的新生代傳承人,她對農業文化遺產有自己的態度——在年輕人中傳承。

  事實上,申遺成功以來,福州市對茉莉花茶的支持從未中斷,包括立法保護、制定規劃、產業扶持等方方面面。

  2020年,當地出臺《關于支持福州茉莉花茶產業發展九條措施》,對面積達5畝以上的新植茉莉花基地,給予每畝3000元的一次性補助;支持福州茉莉花茶生產企業在三坊七巷、鼓嶺、上下杭、煙臺山景區內開設專營店,按店面租金的30%給予補助。

  受益于這些舉措,福州茉莉花茶產業已呈現向好發展態勢。去年,全市全產業鏈產值約58.3億元。在早前公布的中國茶葉區域公用品牌價值評估報告中,福州茉莉花茶品牌價值達38.70億元。

傅曉萍與父親探討茉莉花茶制作技藝。 (受訪者供圖)
傅曉萍與父親探討茉莉花茶制作技藝。 (受訪者供圖)
傅曉萍與父親探討茉莉花茶制作技藝。 (受訪者供圖)
傅曉萍與父親探討茉莉花茶制作技藝。 (受訪者供圖)
傅曉萍與父親探討茉莉花茶制作技藝。 (受訪者供圖)
傅曉萍與父親探討茉莉花茶制作技藝。 (受訪者供圖)
傅曉萍與父親探討茉莉花茶制作技藝。 (受訪者供圖)
傅曉萍與父親探討茉莉花茶制作技藝。 (受訪者供圖)

  但在傅曉萍看來,農業文化遺產在年輕人中仍缺乏認知與認同,“需要打開更多市場入口,贏取更多年輕消費者,從市場端推動農業文化遺產的保護與利用”。

  去年底,傅曉萍主導的新式茶飲品牌“ITEAMO”落戶福州東百商圈。這是一個以“Z世代”(注:網絡流行語,也稱為“互聯網世代”“二次元世代”等,通常是指1995年至2009年出生的一代人,他們一出生就與網絡信息時代無縫對接)為目標人群的品牌,被解讀為茉莉花茶傳統企業轉型的風向標。

  沉浸式的美學空間,無縫嵌入的三坊七巷等福州印記,隨處可見的茶文化元素,茶與酒、咖啡的跨界聯動,不斷更新的爆款單品……運營半年多來,傅曉萍認為,“ITEAMO”已達到了自己的市場預期,未來將向更多城市復制推廣。

  而尤溪聯合梯田,也在探索中迎來復興。

  尤溪縣聯合鎮經濟發展中心主任吳正元介紹,2018年起,當地向社會公開招標,確定了一批專業從事糧食生產的合作社,由合作社向村民流轉拋荒梯田,村民通過務工、入股等方式參與糧食種植,政府對合作社進行兜底補助。如今,尤溪聯合梯田核心區拋荒地已全部復耕。

  借助全球重要農業文化遺產這一品牌發展農旅,是當地的另一探索方向。

篩花工序
篩花工序
制作技藝展示
制作技藝展示
茶藝技能賽
茶藝技能賽

  2019,當地引進一家旅游公司,在聯合梯田遺產地創建3A級景區,并引導遺產地的各個村莊與企業簽訂景區門票分紅協議,以期實現聯農帶農。

  “當然,目前業態仍比較單一,仍以觀賞為主,缺乏深度體驗游項目!庇认摵咸萏镩_發保護中心主任詹生威坦言,稻作梯田具有顯著的季節性,一年中就稻田灌水、水稻豐收等幾個節點具有較強的觀賞性,加上配套設施不足、交通區位受限等因素,對游客吸引力有限。他認為,應引入更多社會資本,開發更多農旅業態,為農業文化遺產活化利用提供更多支持。

  今年5月剛獲評為全球重要農業文化遺產的“安溪鐵觀音茶文化系統”,同樣在探索前行之路。

  安溪人肖兩德,師從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烏龍茶(鐵觀音)傳統制作技藝傳承人魏月德。他希望能夠為傳統茶葉工藝導入現代科技元素。由他與省農科院共同開發的一套鐵觀音智能初加工系統,不久即將投入商用!拔覀儗⑽锫摼W、智能控制、數字孿生、人工智能等技術深度融合,應用于曬青、涼青、搖青、殺青、揉捻、包揉、烘干等烏龍茶制作環節!毙傻抡f。

  下一步,安溪縣還將利用安溪鐵觀音一號、二號衛星發射契機,推動安溪茶業數字化、科技化、創新化發展;同時,以茶為媒,開展安溪茶史跡調查項目,深化茶文化研究推廣。

  “包括‘福州茉莉花與茶文化系統’在內的農業文化遺產,都必將歷久彌‘香’,煥發出新的生命力,在促進全面鄉村振興中發揮應有功能!备禃云紳M懷信心。(記者 張輝 游慶輝 圖)

性刺激特黄的黄骚片,久久精品免费性爱视频,在线观看国产,日韩中文在线精品字幕,欧美性爱特级片